第473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林昆兄弟,我再走一个,我干了你随意哈……”孙志咕咚咕咚又是一杯白开水下肚,喝完之后又打了个‘酒’嗝,手里握着的被子咣当一声掉地上了,整个人身子那么一晃,倚着椅子的靠背就呼呼睡着了。

第二天一早,酒吧的大门就被拍响了,门外传来了不满的声音,在楼下值夜班的保安,赶紧过去把门打开,询问发生什么事了。

林昆嘴角兀自的一笑,冲楼上的韩心递了个眼神,示意她不用多说,然后转过身紧跟着恶道士出了门外,屋里冯佳慧等人微微的一怔,然后全都跑向了门外,外满的街巷灯光晦暗,只是周围却不见了林昆和那恶道士的身影,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,脸上都露出了一阵担心的表情。

七点钟准时登车,七点零分五分大巴准时开动,林昆站在路边,冲大巴上的父子俩挥手告别,她脸上挂着笑容,心里却是一阵说不出的酸酸味道。

林昆笑着看着小楚澄,又看向林昆,明知故问的问道:“老婆,胃不舒服了?待会儿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吧,别让儿子担心了。”

林昆目光冰冷的看向董海涛,董海涛此时的眼神里除了怨恨跟愤怒,更有着一股深深的恐惧,林昆咧嘴淡淡的冲他一笑,众目睽睽之下突然猛的一脚踹出,直奔着董海涛的胸口,就听砰的一声闷响,董海涛应声闷哼,连带着扶着他的那两个民警,三个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。

“上!”灵芊虽然是一介女流,可本事却是我们几个中最大的,戴上一双皮手套,挽起了身上的裙子大步流星地冲了过去。

“余少,你跟你的朋友没事吧?”许大头语气极其的恭维,态度也谦卑的一塌糊涂,过去在属下面前耀武扬威的一张脸,此时像是孙子一样。

没过几秒钟,林昆的短信回过来了:“澄澄睡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一番假仁假义的招呼过后,付国斌笑呵呵的冲赵猛道:“赵所长,我们这些人来呢,不为别的事,听说你误抓了我们两个学生家长和两名学生,我们希望你能把他们给放了。”

小伍道:“老胡要是问我怎么说?”林昆道:“你就说我过两天回去要炸了他的小二楼。”

惨叫声撕心离肺,直冲苍穹,一个被吓的精神崩溃的扒手大声的冲林昆道:“你……你特么的说话不算话,我们都说了,你怎么还冻手!”

尤五娘和其兄几乎同时拜倒,便是阿牛,面对这已经陌生无比好似杀神转世般的年少旧友,也早跪伏在地,动也不敢动。

“能!”林昆无比坚决的答道,就好像是在立军令状一样。“好!”楚相国满意的点了点头,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合同书,“小林,咱们空口无凭,现在就签下个合同,合同的期限是十五年,到澄澄二十岁。”

一巴掌打下去,还不算完事,林昆紧跟着抬起脚,冲着那民警队长的小腹就踹了下去,这一脚力量有多大暂且不说,只听那民警队长朱芳强‘嗷’的一声吼叫,整个人应声凌空倒飞了出去,呼通一声撞在了身后的车上,把车门都给撞瘪了,整个人软瘫在地上一时也站不起来了。

许大头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,在心里顿时将余志坚的十八辈祖宗都慰问了一遍,不过这些慰问的话就是打死他,他也不敢说出口的,脸上的表情赶紧又恢复了正常,“余公子,你看你,总是这么喜欢说笑……”

“怎么样?”林昆问。“几乎感觉不到疼了。”林昆开心的道。

“五妹啊,我,我还是有些怕,要不然,要不然你,你还是回去吧!”沟壑里,尤老三搓着手,看起来,早和妹妹说好的,是以来接应,但事到临头,又骇怕起来。

这路虎跟宝马变成了一个德行,前面的挡风玻璃上嵌上了一块砖头,砖头的周围龟裂开一层蜘蛛网的裂纹。

阿东点点头,顺着蒋叶丽的话说:“如果是张天正被抽调走,南城区的警界治安会出现短时间的松懈,几股势力这时极有可能趁机而动,目前来看最弱的就是我们百凤门,他们一定不会放过切我们这块蛋糕的机会。”

“麻痹的,揍他!”胖子小青年愤懑的一声吼,他身旁的两个小青年马上向李春生扑过来。

“次奥,你这人怎么开车的,想撞死人啊!”保安抻直了脖子指着林昆叫嚷道。

城中还有几家商铺,有质库,也就是当铺的雏形,还有米行、盐行、丝帛行等,倒是五花八门,垄断了东海城近半商品买卖。却不想,这个刘志才,还真是本城第一大土豪。

尤老三满脸的不知所以,心里更是晕晕的,陆大?陆明府?陆宁?对,陆大是叫做陆宁,但是,是陆明府么?这怎么可能?陆大才多大?还未及冠,怎么能做官呢?

别的不多说,就说现在偌大个大厅里所有人脸上的表情反应,就是最好的说明。

两个身穿警服的男子刚要铐上李春生,房间的门突然被砰的一声踹开,一下子冲进来了五六个人,这五六个人都是徐有庆带来的,不过他自己没在当中,在中港市吃过教训,令他不由的心生忌惮,再者出来之前,他那镇长爹亲自嘱咐过,能让他彪哥金柯都忌讳的人,肯定不是等闲之辈,后台的关系不一定有多扎实,最好不好亲自出面让人抓着把柄。

小家伙眼神滴溜溜的转了转,看了看林昆,又看了看林昆,凑到林昆的耳边小声的说:“爸爸,你是不是惹妈妈生气了?女人是得哄的哦!”



整个村子比我想象中要大,大约有五十来户人家,将近160人,主要依靠打猎和种树为生,村子里没有电话,每半个月会有乡里的邮递员送信过来。村支部的办公室其实也就是一个空置的谷仓,点了蜡烛,我们一群人围坐在木桌子旁。老汉的口音虽然重,可说的普通话我们还勉强能听的懂。

放下帐薄,陆宁沉吟了会儿,看向书房门旁肃立的青衣小厮,说:“去请甘夫人来。”青衣小厮陈九,是一名白直,也就是陆宁这个国主的官配奴役,今日刚刚跟随陆宁,可是抖擞着精神,希望得到这位国主第下的青睐。

审讯室的门关上,屋里的灯光明亮,灯下坐着几个人,分别是姜峰、张彦、林昆、金柯和他的两个下属,以及最后跟进来的沈曼,沈曼跟进来不是为了别的,而是想看一看林昆的底细,不知不觉的她已经对林昆产生了足够的好奇。

而且,更可怖的是,他曾经吆喝过国主第下,看起来,国主第下对他有了成见,他真怕这位小国主哪天一时兴起,将他剁成肉酱扔东海里喂鱼。

林昆发泄够了,松开了口,林昆的脖子上顿时多了两排整齐的牙印,那牙印深凹透着血红,周围依稀能看见血丝,一看就是没轻咬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