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求书阁

字:
关灯 护眼
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求书阁 > > 第51章

第71章

不想错过《》更新?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承诺永久免费!

放弃 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简单的一段话,说的很真切,四个大人一起将杯里的酒干了,三个小孩子也跟着学,倒满了一杯饮料,互相碰了一下杯之后仰头就给干了,把四个大人逗的不禁的一笑。
  沈曼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巴,她揉了揉眼睛,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,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身手,短短几秒钟的时间,就放倒了七个手持匕首的凶徒……这还是人么!?
  林昆淡定的道:“不客气。”沈曼感觉屁股后有什么东西顶着自己了,不软不硬的,眼神由上往下慢慢看去,结果她的脸颊顿时滚烫了起来,不由的骂道:“啊,流氓!”
  “别傻了,东子,这年头跟谁作对都行,就是不能跟国家作对,咱们真要是大规模的动起了枪,最终还是逃不过法律的制裁,没有意义的。”蒋叶丽微笑着叹了口气道:“一切听天由命吧,你要还当我是你姐,就听我的话,拿着钱赶快离开!”
  林昆赤手空拳,一手持拳,另一只手化掌为刀,劈翻了一个西域扒手后,身体紧跟着快速一闪,同时一拳挥出,只见空气中一道虚影闪过,正中另一个西域扒手的后脑勺,被击中的扒手闷哼一声,一头栽倒在地,当场口吐白沫昏厥了过去。
  于亮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凛,畏惧之色毫不加掩饰,他微微的一眯眼,脑海中浮现出当日那个老道士惨死的画面,一股子清冽的寒意穿透脊骨。
  “这一届的特招学子,只有两位,一个是卓一凡,还有一人……就是王宝乐!说起这王宝乐,他具备高尚的道德,正气凛然,舍己为人,为救同学,在红骨白婴蛇出现时,依旧冲入蛇海,为给同学换来生存的机会,以身饲狼,曾说出一句生是道院人,死是道院魂的撼心言辞!!”
  不过,自己本来也不是那块料,只能想别的办法,令主君开心,如果说主君会渐渐敬重甘七,但能宠爱自己,那也不错。
  林昆恨的牙根痒痒,在客厅里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,才走进了卧室……
  打完电话,余志坚笑着对林昆道:“昆哥,还没问你,你咋在这儿了?”
  一觉醒来,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,小楚澄四点半准时放学,林昆赶紧去洗了把脸,开着老捷达直奔幼儿园,路上脑袋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,这也就是他了,常年喝惯了漠北的烈酒,对酒精的抵抗力极高,要是换作普通人,一下子喝光了整瓶的轩诗尼,非得醉上三天两夜不可。
  “你的这些大肉蚕我见过,我手底下的人就是这么做的。我吃过一口,太油腻了,不太喜欢。”女武神将炸好的大肉蚕裹上了一颗青嫩的菜叶,解腻的咬了一口,然后轻蹙眉头的咽了下去。
  “儿子,过奖啦。”林昆摸着澄澄白皙滑腻的小脸,眼神却向林昆瞥去,林昆一副恬静淡定的表情,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糖醋莲藕放到了嘴里,轻轻的嚼了嚼然后喝了一口白开水,丝毫没有搭理他的意思。
  伤筋动骨一百天,张大壮的伤已经好了个大概,也已经能下地走动了,剩下的就是回到家好好的养着,他每天也不闲着,都坐在花摊上帮何翠花长点眼力,自从林昆狠狠修理了黄飞之后,黄飞每次见到张大壮,都主动点头哈腰的叫哥,也再也没敢到张大壮的花摊收过保护费。
  人群的中央被围住的是一个相貌清秀的男生,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有些内向,架着个黑框的眼镜,围着他的是几个社会上的小年轻,同时学校里的学生们似乎对他也很有偏见,一个个的眼神里都透露出很浓的敌意,学校大门口就有保安室,保安室里的老保安对这边的情况视而不见,正坐在保安室里拿着一个老旧的收音机在调试,音乐的可以听到——这里是XX交通台广播,下面为大家播放一首歌曲,致青春。
  “哦,行吧表哥,那我马上带着我的两个小兄弟回凤凰山了,你多多保重,等有时间了我再来看你。”
  “你别在中港市待了,回你的小乡镇吧,在那儿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,反正你老子在那儿只手遮天,不管出了什么事儿他都能给你担下来!”“别说了,你现在就给我走,你再留下中港市,我怕过不了几天我就得被你霍霍得灰溜溜的回到省里,我不想我的政治生涯被你小子给终结了!”
  甘氏轻声答应,尤五娘也低低应了声,好似被甘氏出人意表的反应惊到了,又或许,书房内,渐渐有春意涌动,她也安静了下来。
  那红衣身影是个十七八岁的短发少年,面容俊朗,眉目中更有一抹寒意,他穿着红色的劲装,背着一把大弓,身体好似老猿一般在树木间飞跃,在来临的过程中更是拿下大弓,连珠一般骤然射箭。
  尤五娘如花笑靥立时凝固,实则她在陆宁面前卖弄风情,心下却是极为胆突突的,硬着头皮而已,这位恐怖无比的主君,身遭弥漫的森森寒意,现在思及,还令她打哆嗦。
  林昆眉头一皱,脸上浮现出一抹疑惑,摆摆手冲黄光明道:“算了,既然你硬说是误会,那也就是没我什么事了,我现在可以走了吧?”
  
  这前半段说的,陆婷还算满意,也完全符合她的预期,但接下来的后半段,她听完之后哑口无言,同时心窝里微微憋闷,仿佛被不轻不轻重的擂了一记软拳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