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蓬欣德

林昆锁好车门,澄澄一边一个拉着他和林昆的手,一脸幸福的朝学校里走去,这一幕马上引来了无数非议的目光,其中有羡慕嫉妒恨,也有替林昆扼腕叹息的——这么水灵的一颗白菜,咋就被猪拱了呢?

作者:子人涵涤

至于林昆从没从警察局里出来,事情已经很明显了,要是还在警察局里,不可能那么快接电话的,再者直觉告诉林昆,这个流氓还是有两把刷子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