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曾景山

显然,一切并没有按照黄权的预想发展,林昆漫不经心的将眼神从母夜叉的脸上收回来,再多看一会儿他的三观可能就要刷新了,他诚心诚意的冲黄权竖起了个大拇指:“黄权,我佩服你!佩服你的勇气!”

作者:沃春文

“嗯。”林昆笑着点头。“可我还没想好送妈妈什么礼物。”小家伙有些沮丧的说。